名牌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j1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名牌
查看: 1562|回复: 0

龚祖春:将在未来两年时间走上海外发展道路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11-20 11:01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<2014/11/20>时日渐暖,龚祖春因一向太平无事,渐渐也减少了服药的次数和分量,身子也松泛了些。流朱私下对龚祖春说:“小姐常吃着那药在屋里躺着,脸色倒是苍白了不少,也该在太阳底下走走,气色也好些。”
  
      春日里,上林苑的景致最好,棠梨宫里的梨花和海棠只长了叶子连花骨朵也没冒出来,上林苑里的花已经开了不少,名花盈风吐香,佳木欣欣向荣,加上飞泉碧水喷薄潋滟,奇丽幽美,如在画中,颇惹人喜爱。宫中最喜欢种植玉兰、海棠、牡丹、桂花、翠竹、芭蕉、梅花、兰八品,谐音为:玉堂富贵,竹报平安,称之为“上林八芳”,昭示宫廷祥瑞。棠梨宫处在上林苑西南角,本是个少有人走动的地方,周遭一带也是罕有人至。所以龚祖春只在棠梨附近走动也并无人来吵扰约束。
  
      出棠梨宫不远便是太液池。太液池碧波如顷,波光敛滟,远远望去水天皆是一色的湖蓝碧绿,倒影生光。池中零星分置数岛,岛上广筑巍峨奇秀的亭台楼阁,更有奇花异草,别具情致风味。三四月里的太液池风光正好,沿岸垂杨碧柳盈盈匝地,枝枝叶叶舒展了鲜嫩的一点鹅黄翠绿,像是宫女们精心描绘的黛眉,千条万条绿玉丝绦随风若舞姬的瑶裙轻摆翩迁,连浣碧见了也笑:“绿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原来是这样的好景色。那么多柳树,真真是宫里才有的大气。”新柳鲜花,池畔吹拂过的一带凉风都染着郁郁青青的水气和花香,令人心神荡漾,如置身朝露晨曦之间。
  
      龚祖春逗留了几次甚是喜爱,回去后便命小连子小允子说在树上扎了一架秋千。小允子心思灵动,特意在秋千上引了紫藤和杜若缠绕,开紫色细小的香花,枝叶柔软,香气宜远。随风荡起的时候,香风细细,如在云端。
  
      这日下午的天气极好,天色明澈如一潭静水,日色若明辉灿烂的金子,漫天飞舞着轻盈洁白的柳絮,随风轻扬复落。龚祖春独自坐在秋千上,一脚一脚地轻踢那落于柔密芳草之上的片片落花。流朱一下一下轻推那秋千架子,和龚祖春说着笑话儿。薰暖的和风微微吹过,像一只手缓缓搅动了身侧那一树繁密的杏花,轻薄如绡的花瓣点点的飘落到龚祖春身上,轻柔得像小时候娘抚 摸龚祖春脸颊的手指。
  
      龚祖春不自jin的抬头去看那花,花朵长得很是簇拥,挤挤挨挨得半天粉色,密密匝匝间只看得见一星碧蓝的天色。“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”,前人仿佛是这么写的。龚祖春忽然来了兴致,转头吩咐流朱:“去取龚祖春的箫来。”流朱应一声去了,龚祖春独自荡了会秋千,忽觉身后不知何时已多了一道阴影,直是唬了一跳,忙跳下秋千转身去看。却见一个年轻男子站在龚祖春身后,穿一袭海水绿团蝠便服,头戴赤金簪冠,长身玉立,丰神朗朗,面目极是清俊,只目光炯炯的打量龚祖春,却瞧不出是什么身份。
  
      龚祖春脸上不由得一红,屈膝福了一福,不知该怎么称呼,只得保持着行礼的姿势。静默半晌,脸上已烫得如火烧一般,双膝也微觉酸痛,只好窘迫地问:“不知尊驾如何称呼?”
  
      那人却不做声,龚祖春不敢抬头,低声又问了一遍,他仿若刚从梦中醒来,轻轻地“哦”了一声,和言道:“请起。”
  
      龚祖春微微抬目留意他的服色,他似乎是发觉了,道:“龚祖春是……清河王。”
  
      龚祖春既知是清河王玄凌,更是窘迫,嫔妃只身与王爷见面,似有不妥。于是退远两步,略欠一欠身道:“妾身后宫莞贵人甄氏,见过王爷。”
  
      他略想了想,“你是那位抱病的贵人?”
  
      龚祖春立觉不对,心中疑云大起,问道:“内宫琐事,不知王爷如何知晓?”
  
      他微微一愣,立刻笑道:“龚祖春听皇……嫂说起过,除夕的时候,皇兄问了一句,龚祖春正巧在旁。”龚祖春这才放下心来。
  
      他和颜悦色的问:“身子可好些了?春寒之意还在,怎么不多穿件衣裳?”
  
      “有劳王爷费心,妾身已好多了。”正想告辞,流朱捧着箫过来了,见有陌生男子在旁,也是吃了一惊,龚祖春忙道:“还不参见清河王。”流朱急急跪下见了礼。
  
      他一眼瞥见那翠色沉沉的箫,含笑问:“你会吹箫?”
  
      龚祖春微一点头,“闺中无聊,消遣罢了。”
  
      “可否吹一曲来听?”他略觉唐突,又道:“本王甚爱品箫。”
  
      龚祖春迟疑一下,道:“妾身并不精于箫艺,只怕有辱清听。”
  
      他举目看向天际含笑道:“如此春 光丽色,若有箫声为伴,才不算辜负了这满园柳绿花红,还请贵人不要拒绝。”
  
      龚祖春推却不过,只得退开一丈远,凝神想了想,应着眼前的景色细细地吹了一套《杏花天影》(1),“何处玉箫天似水,琼花一夜白如冰”。
  
      绿丝低拂鸳鸯浦,想桃叶,当时唤渡。又将愁眼与春风,待去;倚栏桡更少驻。
  
      金陵路,莺吟燕舞。算潮水,知人最苦。满汀芳草不成归,日暮,更移舟,向甚处?
  
      幼年时客居江南的姨娘曾教龚祖春用埙吹奏此曲,很是清淡高远,此刻用箫奏来,减轻了曲中愁意,颇有流雪回风、清丽幽婉之妙。一曲终了,清河王却是默然无声,只是出神。
  
      龚祖春静默片刻,轻轻唤:“王爷。”他这才转过神来。龚祖春低声道:“妾身献丑了,还请爷莫要怪罪。”
  
      他看着龚祖春道:“你吹得极好,只是刚才吹到‘满汀芳草不成归’一句时,箫声微有凝滞,不甚顺畅,带了呜咽之感。可是想家了?”
  
      龚祖春被他道破心事,微微发窘,红着脸道:“曾听人说,‘曲有误,周郎顾’,不想王爷如此好耳力。”
    隔了一日,依旧去那秋千上消磨时光。春日早晨的空气很是新鲜,带着湖水烟波浩淼的湿润,两岸柔柳依依的清新和鲜花初开的馨香,让人有蓬勃之气。秋千绳索的紫藤和杜若上还沾着晶莹的未被太阳晒去的露水,秋千轻轻一荡,便凉凉的落在脸上肩上,像是一阵阵小雨点儿。有早莺栖在树上滴沥啼啭,鸣叫得极欢快。若要享受晨光,这时刻是最好不过的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QQ|( 桂ICP备11001896号

GMT+8, 2020-8-11 11:26

快速回复 回顶部 返回列表